观自在菩萨 VS. 观世音菩萨:一千四百年的瀰因扩散简史_X新生活_申慱亚洲手机版_百乐坊bbin

观自在菩萨 VS. 观世音菩萨:一千四百年的瀰因扩散简史

观自在菩萨 VS. 观世音菩萨:一千四百年的瀰因扩散简史
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

有一篇佛经在台湾,甚至在整个华文世界,普及的程度无与伦比,传播範围远远超越佛教的修行圈;市井流传里大家都说它具有不可思议的神通,可以驱鬼除魅,消灾度厄,如果日夜常颂,甚至可以「无愿不果」。

有一次我亲身见证这个传说扩散到什幺样的地步。我有个哥哥做大宗礼品生意。有一次他送我一幅原木精装镜屏,上面烫金大字印的就是这篇传奇经文,他说这款佛经镜屏非常抢手,许多客户都买去当业务赠礼,市场需求大得不得了,他因为下单量太大,可以跟上游工厂喊价,所以很便宜拿到货源。「这幅你拿去挂,不但保平安,还可以求发财。很灵喔。」

刚刚为了拍照,我第一次把它从包装盒拿出来(整个造型走贵气风,不过排版不够专业,尤其上方边界留得太窄了,感觉有点挤)。

这篇跨越宗教藩篱,深入世俗人心的经文,就是玄奘法师翻译的<般若波罗蜜多心经>。

虽然流传最广的心经是玄奘译本,不过心经第一次出现在中土世界,这却不是第一版;最早译出心经的是龟兹法师鸠摩罗什,他的译本比玄奘译本早了二百四十年。如果比对两个版本,可以发现基本上玄奘译本是在鸠摩罗什版的基础上删补修订而成,两个版本有许多地方行文用字都一样,像「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」的经典名句,就是从鸠摩罗什原句沿用下来的。

虽然如此,玄奘毕竟重译了一次,原因是因为他觉得旧译没有精準传达梵文佛经的意义,这一篇短短二百六十字的经文,重译之后差别最大的恐怕当属开篇第一句,宣讲菩萨名号的译法:

鸠摩罗什版译为:观世音菩萨
玄奘法师版译为:观自在菩萨

玄奘法师在《大唐西域记》中说,「旧译『光世音』或『观世音』、『观世自在』皆是讹谬。」他重新依据梵文原意,逐字检讨,重定了菩萨名号。这真是石破天惊的改译。两位法师在翻译上各擅胜场,但这一记改译,毫无疑问是对旧译的重大更正。以玄奘法师的经律学养,这应该是一锤定音的纠正了吧?

奇怪的是自玄奘译版出手之后,一千四百年来,佛教、民间,却极少听过有人把观音道场,改名为观自在菩萨道场的。观世音的法号好像拥有强大的生命力,顽强地打败大师的梵文精义,成为此后最流行的法号,在台湾多次宗教统计里,观音信仰更是全台最普及的信仰,超过所有诸天神佛和天主(插个话,流俗常说观音是因为避唐太宗李世民名讳,而从观世音省略而来,这是错的,基本上观音的用法在太宗之前就已经很多人这幺用了,是简称而不是避讳)。

在佛学翻译史的角度看,两种译法各有因果,似乎无法直接判定孰是孰非,但从瀰因(meme)扩散的角度看,这两种译法很容易可以解释它们命运的不同。

「观世音」代表着闻声救苦,消灾解厄的慈悲救济,对无数哀哀求告的群黎庶众而言,这是现世苦难的救赎,这个名号如此精準,无比威力,深深切入渴求脱离苦海的大众的心灵。它不会因为对梵文辞彙的细緻辨析而失去魅力,它会自足地进入人心,传播扩散,最后使得需要信徒的道场,即使眼见玄奘法师已经判定其非,也无法弃它而去。

那幺「观自在」就消失了吗?不。它留在<般若波罗蜜多心经>里面,由于玄奘法师的译本更强调音韵,更适于朗诵,千余年来众多心经译本独剩玄奘所译流传最广,分布最远,甚至谱成歌曲流行传唱(齐豫版、王菲版)。

线上用古哥查一下观世音和观自在,两者分别有一百三十六万和七十九万个搜寻结果。这和观世音在现实生活的绝对优势差异非常大。

所以这个故事对内容产业有什幺启发吗?我想大约是这样的。你的内容如果穿透人性,那个威力绝对非比寻常,任何外里都无法撼动深中人心的讯息;但也不要以为只有追求人性需求才活得下去,如果内容具有无与伦比的特色,一样可以有强大生命力的。(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)

上一篇:
下一篇:
您可能还喜欢这些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