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岁少年遭高压充气泵塞肛门_V素生活_申慱亚洲手机版_百乐坊bbin

13岁少年遭高压充气泵塞肛门

13岁少年遭高压充气泵塞肛门
做修车工的小男孩杜传旺 我想先说说一个童话,这个童话很多人都该知道。这就是在课本中学过的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。这篇名作讲述了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,在大年夜,富人们合家欢乐,围炉烘烤的时候,冻死在街头的故事。小女孩在临死的时候,嘴角却带着微笑,在擦燃火柴的美好幻想与她饥寒交迫的现实生活之间徘徊。在最后小女孩在擦着火柴,唯一疼她的奶奶出现了。 奶奶带她离开这个冰冷的人间,越飞越高,飞到一个没有寒冷,没有饥饿,也没有痛苦的地方去了。 在一些辅导资料中告诉我们,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。是这个邪恶的体制害死了这个可怜的小女孩。在所有的答题里,也大致是这幺回答,要不然,只有一个结果,就是给你一个否定的回答。 不知道为什幺,今天在看到的新闻,就让我情不自禁想到了这个童话。新闻里,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张图片,图片上是一个小男孩,鼻子和身体被纱布所包裹。他的眼神清澈,身体瘦小,眺望这照片外面的世界。这幺小的孩子躺在了病床上,我似乎能感觉到他想站起来,想和其他的孩子一样,蹦蹦跳跳,拍拍皮球、看看动漫、打打游戏或者干其他好玩的事儿。 这个图片中的孩子叫做杜传旺,在很多孩子还坐在教室里接受麻痹思想的课程的时候,他已经走出来了,在一家汽修店里做学徒工。每天面对着一辆辆车,路过一个个人,他的手被黑乎乎的机油所弄脏。那些开着宝马奥迪的人,修好车付了钱便会走掉。倘若好奇,他们可能会问一两句“这个小孩这幺小怎幺就出来干活啦”之类的话。也或者他们身边会带着自己的儿女,他们的儿女站在那里,手里拿着玩具,嘴里含着棒棒糖,穿得像个小公主小王子,看着这个同样大的孩子,他们可能会好奇,想和他一起玩耍。但是他们的父母会训斥道:“他手上脏。”就像阻拦孩子在雪地里打雪仗:“雪会冻了你。” 不过这一切,对于幼小的杜传旺来说都无关紧要。这一切离他太遥远,他太幼小太单纯,单纯的从未想过那幺多。其实,在我们身边还有很多的杜传旺,某一天,那些修车工,那些清洁员,那些街头的水果贩,你都会遇到。倘若聊得开心,你递给他一支好烟,他脸上则是露出朴实开心的笑容。和我们一样,他们也是忙着生计。同样是生计,他们可能会活的非常艰辛,也许会在烈日下晒,也许会被城管追打,整天脏兮兮,辛辛苦苦,赚点辛苦钱,随着年岁的增长,最终老死。而他们的后代,也许也重复着这样的生活。如果不是因为这样,这幺小的孩子不是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,他也不会出来打工,他们和那些穿着光鲜,嘴里含糖的孩子也本该一样。这些悲剧也不会发生。 杜传旺的亲属舅奶奶张梅君说,孩子7岁没有母亲,他的母亲是得脑出血死亡的,在县医院住院一段时间又到临清接近半月住院死亡了,闹了一屁股的债,他爸爸还得管地做家务看孩子。 今年春天,为了掌握一技之长帮父亲养家,十三岁的小传旺退学给一个汽修店当学徒。谁知才过了几个月,孩子就遭受飞来横祸。 这个13岁没有母亲的孩子为了养家,到汽修厂打工,竟被两工人把高压充气枪塞入肛门充气!孩子肠子几乎爆炸,两个阴囊像西瓜一样大!五脏六腑全被气充的挤到一起,太惨了!这个可怜的孩子,在这种情况下,心里还想着他的弟弟,想着他的弟弟,来见一面。 之所以会导致这个情况,让这个孩子变成这样的两个修理工回答说是开玩笑。我不知道这是什幺玩笑,当孩子几乎爆炸了,他们都还觉得这只是玩笑。他们瞎了吗?他们脑残了吗?他们的菊花被充气枪开发过吗?开发久了,而导致皮厚肉坚没有快感了吗?没有快感去残害一个小孩吗?倘若是他自己家的孩子,他们怎幺不去开发?我猜想也许这个孩子是得罪他们了,但我想无论是怎幺得罪,都不该如此。他只是一个孩子。他只是一个孩子。两只13畜生,你们不知道他才是一个13岁的孩子吗! 我不知道这个孩子他在退学之前有没有学过 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,那个在书中他所知道的可怜的小女孩。倘若他知道,在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我不知道杜传旺是否会做一个梦。这个做修车工的小男孩在云端遇到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。金发碧眼的小女孩站在蓝色大门里,会不会对着黑发黑眼睛的小男孩微笑着说道:“你来了。”然后他们咯咯地笑,手牵着手,走进那金色的大门,那里温暖、光明,远处风吹稻浪,远处飞鸟白云,远处碧海蓝天,他们跑啊跑啊,嬉笑着消失在金色的阳光里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
您可能还喜欢这些:

相关推荐